科研机构自建平台自费出版 传统出版商遭釜底抽薪?

2017-8-9 10:21:10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科研和资助机构开始绕开出版社,自建开放获取出版平台,自费出版研究成果,这给科技出版业带来了巨大威胁。

继2016年11月英国惠康基金会与英国开放式出版平台“F1000研究”(F1000Research)合作建成基金会开放获取出版平台后,今年3月,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也宣布将于秋季建成基金会开放获取平台“盖茨开放研究”。据悉,2015年,惠康基金会资助经费为8.86亿英镑。盖茨基金会每年的科研资助经费达40亿美元,所资助的研究项目每年产生2000~2500篇研究论文。该基金会规定,今后,所有获盖茨基金会资助的研究论文必须在“盖茨开放研究”平台出版,论文和数据出版后立即开放获取,无任何使用限制。

除此之外,欧盟的“地平线2020研究计划”今年3月也宣布将自建类似的开放获取出版平台。欧盟去年作出决定,到2020年,“地平线2020”计划资助的科研论文全部开放获取。从2014年到2020年向“地平线2020”计划拨款800亿欧元。

惠康基金会表示:自建出版平台的长期目标之一,是最终改变对科学研究和科研人员的评估方式,从当前以论文发表的期刊为评估标准,转变到直接评估科研产出本身,如文章,数据集或软件工具。许多科研资助机构和科研组织包括惠康基金会认为,对科研人员的评估应该基于研究本身的内在价值,而不应基于在哪个期刊上出版论文。

惠康基金会和盖茨基金会的出版平台由“F1000研究”开发和管理。“F1000研究”收到稿件,经内部编辑快速检查,一周后就能出版,出版之后再安排同行评审。评审专家由作者挑选,评审专家的名字和评审意见在平台上公开,作者根据评审意见修改论文。经两位评审专家认可后,论文就被收入论文摘要数据库,如PubMed、PubMed Central和欧洲PMC开放存取库。未通过同行评审的论文,保留在出版平台上,不进入论文摘要数据库。

惠康基金会数字服务主管罗伯特·凯利希望其他科研资助机构也能加入,最终形成一个大型国际出版平台,科研论文出版不再依赖单独的科技期刊,摆脱有争议的质量指标(如影响因子),使科研评估在文章层面进行,而不是在期刊层面进行。

“惠康开放研究”平台2016年11月出版了第一篇论文,至今已经有53篇文章。文章平均出版费用是791英镑(990美元)。相比之下,由6家英国基金会组成的“慈善开放获取基金”(Charity Open Access Fund)2015年10月至2016年9月出版了3552篇开放获取论文,每篇论文平均费用是2044英镑。

6月26日,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大奥蒙德街儿童健康研究所”(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Great Ormond Street Institute of Child Health)也开启了与“F1000研究”平台的合作,今年第4季度将建成研究所的开放获取出版平台“伦敦大学学院儿童健康开放研究”(UCL Child Health Open Research),该所也成为“F1000研究”出版平台上第一家自费出版的科研机构。

平台建成后,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以及伦敦大学学院儿童健康研究人员都可以利用这个平台快速、透明地发表科研成果。所有文章都将符合伦敦大学学院及其资助者的开放获取政策。所有出版费用将由伦敦大学学院的“中央开放获取基金”支付。

大奥蒙德街儿童健康研究所是欧洲规模最大的儿童健康研究机构,具有165年历史。最近教皇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出面过问的、身患绝症的英国婴儿查理·加尔(Charlie Gard),就在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治疗。 世界儿童健康研究的一些重要进展来自大奥蒙德街儿童健康研究所,自建出版平台将有助于传播大奥蒙德街儿童健康研究所的研究成果。其出版平台有许多优势,如即时出版、发表科研成果类型多样、作者可以决定出版的时间和内容并根据出版平台制定的基本标准选择其出版物的评审员。

7月12日,另一家位于中东卡塔尔的著名医学科研机构“锡德拉医学研究中心”(Sidra Medical and Research Center?)同样开始在“F1000研究”上建立自己的开放获取出版平台。该中心的主要研究领域为妇女儿童健康,新建平台将出版本中心研究人员的学术文章、数据和演示文稿。按照“F1000研究”的出版模式,所有的文章和相关数据均会立即出版,然后公开邀请同行评审。

基金会和科研机构自建开放获取出版平台,不仅可以加快科研成果传播和评审速度,评审完全公开透明。试想,如果基金会、科研机构和科研资助机构纷纷自建平台自费出版,不再使用期刊影响因子,这对传统科技出版业岂不是釜底抽薪?那么,传统科技出版商的饭碗何在?

(作者系美国佩斯大学出版系教授)